思路客 > 女生小說 > 我家夫人病好了 > 第97章 嚴令
    情書?

    從字面上看就知道是什么東西了。

    但也正是因為這樣,才更加讓林崢覺得震驚。

    這可是鎮國公姜珩的元配妻子,與姜珩有三個兒女的鎮國公夫人啊!

    竟然如此不管不顧的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給他遞情信,還讓他一定要仔細看,如此才能知曉她對他的感情?

    林崢只以為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錯。

    后來,這事還是林崢處理的。

    先是讓人將“衛芙”請進了林家,又讓當時跟著“衛芙”一起出門的映雪和映嵐將“衛芙”看牢了,尤其是不能讓她再開口說一句話,然后讓人用最快的速度給劉總管遞了信兒,讓劉總管過來接人。

    也正是林崢處理得及時,這件事都沒有鬧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再之后么……

    劉總管帶著國公府的護衛親自將“衛芙”接了回去并看管起來,同時還寫了信送往邊疆。

    對于男子來說,沒有什么比妻子試圖給自己的帽子染上顏色更來得讓人憤怒了,所以,這十幾年來,不管“衛芙”做出什么荒唐事,都只是聽之任之,頗有些放任自流的姜珩,這一次大抵也是被“衛芙”此舉惹怒了,即使人沒有趕回京城,卻下了令將“衛芙”禁了足。

    而“衛芙”還覺得自己挺委屈,她只不過是想追求自己的真愛而已,怎么就要被關起來呢?

    有這樣的想法,“衛芙”禁足期間還在鎮國公府鬧騰了好幾日呢。

    這也叫知曉實情的那一小撮人不得不疑惑,為何“衛芙”做出了這樣的事,還能如此理直氣壯呢?

    衛芙聽了,只覺得有些暈。

    如果說之前知道的,曾經的“自己”做過的那些荒唐事,頂多只是讓她覺得有些費解,那么現在,聽到“自己”當著那么多人的面給林崢遞情信,還嚷著什么追求真愛之類的話,那衛芙就真的有些無法忍受了。

    得是什么樣的女子,才能做出這種事來?

    一個是有夫之婦,一個是有婦之夫,為何之前的“衛芙”就能這般理直氣壯?

    衛芙想不明白。

    過了一會兒,衛芙緩過勁兒來,這才看向映雪和映嵐:“我記得,之前我讓你們將京城近來發生的事都與我說上一遍,當時你們為何隱瞞這件事?”

    讓她現在如此被動。

    相比于與劉知雅在芝玉閣里大打出手,這件事無疑就要嚴重太多了。

    先前對于林夫人看自己的表情,還有對自己的敵意,衛芙是不解的,甚至還覺得這林夫人是不是有點缺心眼兒。

    但現在……

    衛芙覺得,都已經被人明擺著挖墻角了,見著自己這個揮鋤頭的人都能保持冷靜,只是“哼”了一聲,林夫人還是很有涵養的。

    要是換了自己是林夫人……

    衛芙想到略哥兒和甜姐兒出生那日發生的事,不由得輕輕“哼”了一聲。

    映雪和映嵐苦著一張臉。

    “夫人,不是婢子們有意隱瞞,而是國公嚴下了令,讓府里任何人不得再提及這件事。”映嵐道。

    對于那個時候的映雪和映嵐來說,一個是行事荒唐被國公爺禁了足的夫人,一個是國公府的主人,她們會聽誰的,這簡直就是不用想的。

    衛芙想想當時的情形,便也沒再追究映雪和映嵐的隱瞞。

    這樣的事,也確實應該想盡辦法的遮掩下來,要不然,這事傳了出去,衛芙就是有再厚的臉皮,醒來之后只怕也不知道要如何做人了。

    更何況,她還有三個孩子。

    叫三個孩子知道他們的母親竟然做出這種不知廉恥的事,他們又會如何看待自己?

    “然后呢?”衛芙問。

    映雪和映嵐有些茫然。

    然后?

    沒有然后了。

    夫人被國公爺下令禁足,鬧騰了兩日才算是接受了現實,總算是肯在房里安安靜靜地呆著了,結果第二日夫人這一起身,就跟是變了個人似的。

    映雪和映嵐雖然算不得是“衛芙”的心腹丫鬟,但她們也是在“衛芙”的身邊服侍了三年的,對于“衛芙”自然是極為了解的,打從衛芙醒來,兩個丫鬟就立即察覺到了不對勁。

    所以,兩人第一時間就向劉總管稟報了情況,隨后又寫了信送往了國公爺那里。

    而劉總管,得了兩人的稟報之后,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竟是下了令解除了夫人的禁足,在映雪和映嵐遲疑的時候,還解釋了一句,道是若是國公爺知道了,也定會作這樣的決定,才叫映雪和映嵐暫時安下心來。

    再然后的事……

    衛芙都知道了。

    聽完映雪和映嵐的話,衛芙忍不住撫額。

    她之前還以為,過去的“自己”縱是荒唐,也只是荒唐而已,到底沒有做什么太過出格的事,但現在看來,她卻是想錯了。

    這……

    都給她留了些什么爛攤子!

    若是可以,衛芙是真的恨不得掐死從前的“自己”。

    連連深吸了幾口氣,衛芙用盡了所有的自制力,才將心頭翻涌著的怒氣給壓了下去,也虧的沒有太多的人知道這件事,若是像甜姐兒與張生的事那般傳得人盡皆知的,衛芙都不知道自己要如何面對韜哥兒三兄妹的目光了。

    還好,最壞的情況沒有發生。

    衛芙也只能往好的方面去想了。

    雖然知道了這件糟心事,但衛芙好歹還是記得,今日國公府辦了賞花宴,內宅里這會兒正有許多的女眷等著她去招呼呢,因而稍稍平復下心情之后,衛芙就領著映雪和映嵐回了內院。

    國公府原本就是前朝親王府邸,其內建筑處處都能看到細微之處的精美,而在內宅和外院之間還有一個很大的荷塘,里面種滿了品種不同的蓮花,每到夏日,蓮花盛開,端的是一池錦繡。

    只不過,國公府這些年來從來不辦宴會,鎮國公夫人也沒有什么能夠讓她邀請入府敘話的知交,所以這些年來除了國公府以及靖安伯府的人,幾乎就沒有外人有幸見識夏日里國公府的荷塘到底有著何等美景。

    現在,眾人總算是有機會了。
彩票如何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