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無敵奶爸在都市 > 第218章 我就是清風尊者!
        聽到依依的話。

    阮棠心情瞬間趨于平靜,她露出溫柔的笑容,抱緊了女兒。

    徐來則略微吃醋道:“那爸爸呢?”

    “爸爸也超帥的呢!”

    “嘿嘿嘿。”

    一家三口其樂融融。

    看著姐姐與便宜姐夫身上那濃郁的母愛光環,以及那一臉慈父笑容。

    阮嵐突然感覺很溫馨,這才是真正溫馨有愛的家庭啊!

    哪像她們阮家。

    大錢沒有幾個,天天勾心斗角。父親懦弱母親眼中更是只有錢……

    雖然阮棠不肯承認與徐來的關系,但阮嵐知道,她這位傲嬌姐姐心里恐怕再也住不進其他男人。

    因為有了依依,以及徐來。

    這一刻。

    阮嵐忍不住感慨道:“姐,你跟姐夫什么時候結婚啊?結婚照都拍了。”

    阮棠徹底崩潰,這真不是結婚照啊!!!

    徐依依眼睛瞪大,期待道:“麻麻,麻麻你要跟爸爸結婚了嗎?真的嗎?”

    阮棠一時語噎。

    徐來倒是很直接:“嗯,婚紗已經在做了。”

    “哦也!”

    徐依依開心的在房間中跑來跑去,差點還被吞金獸小黑絆倒,她握住那毛茸茸的熊爪,雀躍道:

    “小黑,爸爸麻麻要結婚了!”

    聽不懂的小黑用一只爪子撓撓頭,捧起紫竹去后院啃了起來。

    依依又找到貝貝,笑容純真道:“貝貝,我爸媽要結婚了,我要當花童了!”

    “啊?”

    貝貝也很驚喜:“什么時候?”

    “大概明后天吧。”

    “……依依!”

    阮棠捂臉,結婚哪是這么草率的事情。

    還是徐來解的圍,他招手道:“閨女,結婚時你麻麻她會穿超漂亮的婚紗,是由銀河編織的,你想穿什么衣服?”

    “唔。”

    徐依依糾結起來。

    徐來摸摸女兒的腦袋,笑道:“不著急,慢慢想。”

    “嗯!”

    徐依依小跑回房間,跟貝貝商量起來,甚至還特意打電話詢問了錢笑與毛豆的意見。

    “你胡亂答應女兒什么呢?什么銀河編織的婚紗……”

    阮棠瞪眼:“你明明跟我說過,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答應孩子。”

    徐來笑了笑,沒反駁。

    材料在收集了,過段時間成品就會做好,那時再給老婆一個驚喜吧。

    “中午許遙遙說你想吃什么?”

    徐來去廚房系上圍裙,問道:“我給你做。”

    “唰!”

    阮棠臉騰的一下紅透。

    她以為徐來是在故意打趣她,紅著臉剮了徐來一眼:“登徒子,你晚上給我睡沙發!”

    徐來:???

    女人也太難伺候了吧,明明是想給你做菜……

    倒是阮嵐湊了上來,一臉乖巧道:“姐夫,人家想吃烤羊腿。”

    徐來點點頭,沒有拒絕。

    小姨子這段時間助攻可是在幫他助攻的,雖然……并沒有什么卵用。

    晚上。

    吃過飯后徐依依就回自己房間睡覺。

    而貝貝十分振奮,終于可以睡一個安穩覺了!

    因為小黑已經在后庭院中睡了過去。

    反鎖上門。

    避免小黑夜襲,貝貝躺在徐依依枕邊,嘴角彎彎躺下。

    徐來則苦著臉,因為阮棠居然真將她房間的門反鎖了。

    “老婆,開門啊。”

    “你今晚睡沙發!”

    阮棠惱火道,男人都是大豬蹄子,居然還想讓她吃那個……

    別說二人現在沒名沒分。

    即便真在一起了,她也不可能做這種事情,因為實在是太讓人害羞了。

    “我進來了哦。”

    門外,徐來的聲音響起。

    阮棠坐起身子,懶洋洋道:“你要是能進來,今晚就不用睡沙……”

    沙發的發字都沒說完。

    徐來身影突然出現在房間中。

    人影閃爍,嚇了阮棠一大跳,她目瞪口呆:“徐來,你究竟是人是鬼!”

    又懷疑門是不是沒鎖。

    她掀開被子跳下床,黑色蕾絲睡衣裙擺搖曳著,掀起一陣香風來到門邊。

    的的確確是反鎖的!

    “別看了,我是瞬移進來的。”徐來回道。

    “瞬移?”

    阮棠一腦門問號,這是新魔術嗎。

    “我本來想以普通人的身份與你生活一輩子,可換來的卻是睡沙發。”

    徐來攤手道:“阮棠女士,我實話告訴你吧,我——就是每晚給你講的故事中,那位你十分喜歡的清風尊者!”

    “……”

    阮棠沉默。

    徐來理解道:“我知道這消息對你而言可能有些震撼,但……”

    沒等說完。

    阮棠突然握住徐來的手,月色下神色那叫一個溫柔:“別說了。”

    徐來訝異。

    老婆大人這就接受了?

    這接受新鮮事物的能力也太快了吧。

    只是徐來卻沒料到,溫柔似水的阮棠無比自責道:

    “徐來對不起,讓你睡沙發可能觸及到了你的底線,讓你覺得男人尊嚴掃地,但我沒想到對你的傷害這么大!”

    “大到居然想要成為一個虛擬人物。”

    阮棠握緊徐來的手,哽咽道:“我們明天,不……馬上就換衣服去醫院,我會帶你去看最好的腦科。”

    徐來臉色發黑:“老婆,你等等先。”

    “啊?怎么了。”

    “我……徐來,清風尊者。不對,現在是清風帝尊了。”

    徐來指著自己的鼻子,震驚道:“你不信我?”

    “信。”

    阮棠眼神帶著憐憫與一縷心疼,滿是關愛病人的表情。

    徐來一時間哭笑不得。

    他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我是很崇拜,也特別喜歡那位為人族立命的清風尊者,但你不必騙我說你是他。”

    阮棠輕聲道:“你是你,他是他。一個是活生生的人,一個是虛構的故事人物。”

    論如何證明我就是我。

    徐來心好累。

    但也沒再解釋,而是苦笑一聲:“好吧,我認了,我就是一個普通人。”

    要想生活過得去,頭上要有一抹綠。

    嗯。

    被自己綠不算綠。

    “所以,你怎么進來的?”阮棠將長發挽起,詢問道。

    徐來沒說話。

    望著站在窗邊的阮棠,銀色月光灑在她身上,將那單薄睡衣照的隱隱約約。

    端莊中帶著三分嫵媚。

    徐來心中沒來由的悸動開來,他突然抱住阮棠。

    望著那雙閃爍著驚慌與訝異的美眸,徐來深呼吸道:“我們在一起吧。”

    
彩票如何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