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被系統禁言的我超想談戀愛 > 第一百零七章 相差不大!
    神宮千雪難得的真摯的思考了片刻,而后,他有些困惑的搖了搖頭,意簡言駭的回道:“都好。”

    鋼琴比賽一般來說,審核標準不外乎曲目難度,演奏者的基本功與技巧,曲子表演的完整程度,還有比較玄乎的藝術性這四個方面。

    麻生織所選的曲子,毫無疑問都是難度最高的幾首曲子,如果全程演奏不出錯,手型動作不變形,那么在前三項上拿滿分基本上是沒有大問題的,畢竟她的鋼琴技巧的確無可挑剔,唯一的弱點可能就是心理能力不夠成熟,在重大壓力下容易失誤,但這都可以是用海量的練習去彌補的。

    這三首曲子毫無疑問是麻生織很久以前就開始練習的高難度曲子,專門用來應付這些大賽的,所以單從演奏這方面來說應該沒問題。

    但考慮到她的競爭對手——能讓她說出‘勝算’兩個字的對手,相比在單純的技藝演奏之下,兩人應該是相差不多的。

    那就只剩下了藝術性方面。

    藝術性說起來玄乎,就是對于樂曲的理解能力和表現能力,能否將曲目原本的情感展現給評委,但這種感性的事毫無疑問是會被各方面所影響的,非常難以把握。

    麻生織能否把感情投入進去,表現出來,神宮千雪還真不知道該怎么幫她。

    隨著神宮千雪有些敷衍的回答,麻生織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她手指輕輕敲了敲自己的膝蓋:“是這樣么.......那我知道了。那還有什么建議么?”

    神宮千雪看著她,認真地開口:“別繃太緊。”

    麻生織愣住了,半響才似笑非笑的發出幾聲輕笑,嘴角勾著輕輕搖頭:“真不虧是你呢.......”

    也不知道她感嘆的是在贊揚還是什么別的情緒,總之,說完之后,她便重新看向了鋼琴,停頓片刻,開口道:“《七十七號練習曲》,你會么?會的話,你來彈一次,怎么樣?”

    神宮千雪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對一個很久沒碰鋼琴的人,上來就讓他彈七十七號練習曲這樣的曲子,一般人恐怕還真不敢保證表現的怎么樣。

    但神宮千雪卻沒有那種煩惱,對他來說,只要是掌握了的,學會了的,基本都不會忘。而他這具身體的肌肉記憶同樣十分長久,效果拔群。

    所以,他就沒有什么遲疑的點頭答應了下來,說起來也是,看到別人彈這種難度的曲子,他也有點莫名的手癢。

    麻生織一邊放松著手指一邊起身,只是在活動手指時,本能的皺起了眉頭——像這樣困難的曲目練習過多的話,對手的負擔著實不小。

    神宮千雪姿勢端莊的坐在了鋼琴前,儀態優雅。

    七十七號練習曲,是此世界獨有的音樂家‘庫里’最為出名的幾首曲子之一,作為在這個世界地位僅次于貝多芬肖邦的鋼琴家,庫里的曲子,以左手跨度大,右手按鍵頻繁著稱,尤其是左手,如果你手指長度不夠,甚至不能同時按到需要按下的琴鍵。

    右手更是要快且力度充沛,幾乎全曲七分三十二秒中沒有休息過,讓人在練習時不由得心生質疑:創作這首曲目的庫里右手到底有多大力?這樣的頻率和手指力度,恐怕沒有幾十年單身是不可能的——庫里作為歷史上出了名的老光棍,仿佛也在印證著這一點。

    一般而言,就在這首曲子上,很少有女性鋼琴家會表現的較為出色,就連大部分男性都難以保持右手的力度,影響發揮。

    神宮千雪卻不在此列——雖然有人可能有點忘了,但毫無疑問,作為擁有一雙【麒麟臂】的男人,他的雙臂連同手指的力氣,是遠遠超出普通人的。

    “叮!”

    隨著一聲嗡鳴,神宮千雪的右手宛若觸電般噼里啪啦的敲擊著琴鍵,只短短幾秒,就讓一旁表情平靜的麻生織不由的露出了有些無可奈何地失落表情。

    這家伙.......不都說很久沒練琴了么?

    麻生織一邊專注的看著他演奏,一邊在心里嘆氣著:這家伙,哪怕從今天開始準備最優賞,恐怕也會毫無疑問的成為第一名的最強力的爭奪者吧。

    如果是他參加比賽的話.......不知想到了什么,麻生織的眼神閃過一絲復雜的情緒,拳頭不自覺握緊,又因為手指的不適而松開。

    “叮叮叮叮!”連續的右手敲擊著琴鍵,刺耳的鳴叫聲連綿不絕的響徹在整間練習室,左手飛快的挪動著,修長的大拇指和小拇指以常人難以企及的姿態按下按鍵,神宮千雪的身體隨著發力的動作前搖后擺,微微閉著眼的臉上表情十分投入,時而熱烈,時而緊張,整個人看起來頗有幾分郎朗早期的風范——在外人看來也有點像是抽風。

    麻生織卻看得目不轉睛:這家伙的感情投入這么快的么?

    她不得不驚訝,光是這份摸到鋼琴,下一秒就能立刻全部投入進去的能力,就是她做不到的。

    越看越是著迷的麻生織,越看眼神越發熾熱:“如果能做到他那樣的話......能贏,一定能贏。”

    她小聲的呢喃被狂暴的鋼琴聲輕而易舉的蓋了過去,不被外人所知,神宮千雪也越來越專注的投入到了身前的鋼琴之中。

    曲目到達尾聲時,哪怕是神宮千雪,都不由得眉頭緊鎖,右手臂肌肉繃緊,左手肌腱更是有一種輕微撕裂般的刺痛。

    早知道該活動一下手指再來的。

    連綿不絕的右手琴音再度攀高一個難度,神宮千雪左手飛快的在鋼琴上左右移動,右手手指每一秒都要按出十個音以上的音符,整個人的身體不自覺得前壓配合著發力,鋼琴仿佛成為了一個揚聲器在宣泄著琴音中那激昂的情緒。

    直到最后左手停下,右手飛速的彈動緩緩減弱,落下最后一個音符,神宮千雪才終于得以長長舒一口氣,收起了雙手,活動了幾下手指,站起身來。

    “啪,啪,啪。”麻生織輕輕鼓掌,面帶微笑:“果然還是要說,神宮君就是神宮君呢。”

    神宮千雪看了看她,客氣的回了一個微笑,但下一刻,卻又聽到了一個有些意外的請求。

    “能不能請神宮君告訴我,怎樣才能贏過你呢?”麻生織揉著右手,表情和話題不符的真摯:“或者說,贏過你剛才彈出的那首曲子。”

    神宮千雪短暫的驚訝過后,大腦中,得出了一個讓他自己有些愕然的結論:麻生織這家伙的新對手.......竟然和自己現在的水平,相差不大!
彩票如何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