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說 > 時空長河的旅者 > 第十三章 滑頭鬼
    “應該就是這附近了吧。”

    蘇子魚沿著崎嶇的道路前行,山童盤踞的地方叫做石卷山,以前也沒有聽說過,應該只是一個不知名的小山頭。

    一路上也沒有遇到什么妖怪,可能是天還沒黑的緣故。

    蘇子魚也不是很急,隨便找了個山坡坐著喝點小酒,等到天色漸漸暗下來了后,這才朝著石卷山的方向走去。這個山童最近挺囂張的,前后至少有十多個商人遇害,商人的貨物也是不知所蹤,三河國的豪族請了一些陰陽師來對付它,但是很可惜民間的陰陽師太弱了,請來的人都是有去無回。

    在奈良時代扶桑將陰陽術收為國有,普通百姓嚴禁擁有河圖洛書太乙等陰陽道書籍,哪怕是到了平安時代,真正厲害的陰陽師也都是出自公門。

    蘇子魚走著走著就聞到了一股隨風飄來的酒味。

    “這山童學酒吞童子倒是學得挺像的。”蘇子魚笑著飛了起來,視線內出現了一棟建立在半山腰上的房屋。

    據說丹波山的酒吞童子極為好酒,一到夜晚就能聞到一股淡淡的酒味飄來。

    沒想到這里也是一樣。

    蘇子魚隨手披上了隱身斗篷,然后借助靈能飛行的力量逐漸靠近了那座房子。

    這房子看起來是最近才建起來的,稍微有點簡陋,外面飄蕩著一些鬼火,還未靠近就聽到了一陣喧囂的聲音。房屋里面點燃著一處篝火,遠遠的有烤肉的味道傳來,火光中一片影影綽綽,看到的全是一些山精鬼魅,為首的位置坐著一個體格高大的巨漢,估計有三米多高,青面獠牙,體毛濃密,長相好似猿猴,頭上有一處獨角,額頭處只有一只眼睛,身邊放著一個巨大的石錘,恐怕有好幾百斤重。

    “發現污染體!”

    才剛剛靠近這里,時空監察者系統便有所反應。

    蘇子魚皺著眉頭望著火堆上烤著的東西,表情稍微有一絲不適,然后便是鏗鏘一聲拔出來了腰間的隕星,在夜色掩護下從天而降,身影也不落地,依靠靈能飛行的力量迅速滑行,然后手中的隕星化作一道流光在火堆旁一閃而過。

    這些妖怪都有一些特殊的手段,蘇子魚也不敢太托大,出手就是致命要害,先把附近的小嘍啰干掉再說。

    “獲得1點源力值!”

    “獲得1點源力值!”

    伴隨著一道道的血光浮現,篝火旁的鉄鼠直接就被蘇子魚給一劍刺死,旁邊是一只肥大的人形蛤蟆,也被他一劍劈開了腦袋。

    轟!

    那看似有點醉醺醺的山童反應速度極快,幾乎就在蘇子魚出手的一瞬間它就好似有所覺察,迅速地拿起了旁邊的石錘,然后就看到它的皮膚化作了巖石般的色彩,地面上一道石壁突然升起,將其護在了身后。

    這不是一個普通的山童,尋常的山童也沒有它這么高大魁梧,它赤紅色的瞳孔好似魔物,此前手中還提著一只人腿大快朵頤。

    轟!

    巨大的石錘掀起一陣狂風砸了下來,地面上瞬間出現了一個直徑三米多深的凹坑,要不是蘇子魚的反應速度極快,恐怕這一下就得被砸成肉泥。

    “這妖怪好大的力氣!”蘇子魚心中一驚,現身后便是抽身而退。

    眼前這山童有著一身怪力,似乎是還可以操控巖石,它在發現了蘇子魚的身影后,立刻便是提著石錘追了上來,口中大叫道:“不要讓他跑了!又有人過來送死了!”

    七八只的山精鬼魅跟著跑了出來。

    不過讓它們有點吃驚的是蘇子魚并沒有逃遠,反而是站在門外等著它們出來。

    ——“雷擊!”

    轟隆隆!

    在噼里啪啦的電光中,一道驚人的閃電從天而降。

    那山童反應速度極快,似乎是想要躲避,但是它再怎么快也不可能快得閃電,剎那間就是被雷劈了一下,整個人看著都是焦黑一片。

    “雷法?!”那山童大吃一驚道。

    靈能閃電的能力也有一些不方便的地方,比如說在房子里面蘇子魚就不好施展,雷擊和閃電風暴都必須是在空曠的地方,因為這還要借助大自然的能量。如果是在房子里面使用雷擊的話,效果恐怕會非常差。

    ——“時間加速!”

    在正面承受了蘇子魚的一次雷擊后,眼前的山童似乎是受傷頗重,它整個人都好似矮了一大截,雙腳已經是遁入了泥土中,似乎是想要借助類似土遁的能力逃走。

    蘇子魚怎么可能讓他如愿,伴隨著四周的一切逐漸停止,他的身影一閃而過,在一道凌厲的劍光中直接將山童的腦袋砍了下來。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蘇子魚發現時間加速提升到了LV6后,他真的有一種那一刻世界都停止了一般的錯覺,原本那一幀一幀的畫面更加緩慢,整個人就好像是處于一個接近靜止的世界里面。

    “獲得5點源力值!”

    “獲得1點源力值!”

    “獲得1點源力值!”

    蘇子魚的身影再出現時已經是在那個山童的身后,他緩緩地收起隕星,而在他的身后,山童的無頭尸體這才轟然倒塌。

    自己真的是變強了好多!

    還有這個世界的妖怪收獲挺大的,一個山童居然也能夠提供媲美超級畸變體的源力值,是因為妖怪類本身就屬于超自然存在嗎?

    一個小BOSS,四個精英怪。

    蘇子魚很輕松地收獲了9點源力值,但是戰斗難度感覺比其他的世界低上許多,不管是在廢土世界還是獵魔人的世界,能夠提供這么多源力值的怪物都挺難殺的。無論是超級畸變體也好,高等吸血鬼也好,都不像眼前的這個山童一樣一劍就可以斬殺了。

    這山童就是有一股驚人的怪力比較特殊,可要是打不到蘇子魚力氣再大也沒用。

    蘇子魚的實力提升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也是這個世界的妖怪好像并沒有超級畸變體又或者是高等吸血鬼那樣頑強的生命力,這些山精鬼怪只要砍掉腦袋刺入心臟就可以殺死。也許它們會有一些特殊的能力,但是普通人里面的武士也同樣有機會干掉它們。

    “看起來我得在扶桑走一圈了。”蘇子魚搖搖頭走進了眼前的房屋內。

    里面很臟很臭很惡心。

    角落里堆積著大量的貨物,還有一些金銀珠寶,地上有人類的尸骨殘骸,看著有點慘不忍睹,蘇子魚只是看了看就走了出去。

    他用念力燃起一場大火,很快就將眼前的一切都吞噬了。

    金銀珠寶他不缺,尋常貨物也沒用,這些妖怪好像也窮的很,身上連個像樣的奇物都沒有,果然鄉下的妖怪就是比不過京都的妖怪富有。

    今晚的收獲還可以。

    蘇子魚已經很久沒有這么輕松地收獲如此多的源力值了。

    講真的,這山童雖然是BOSS級別,可危險程度也就是跟獵魔人世界的鬼女差不多,可惜的就是數量稍微少了一點,要是多來幾只的話就很棒了。

    在一把火燒掉了山童的老巢后,蘇子魚便準備動身前往江戶。

    他也不準備去三河國領賞,普通人提供的報酬他也沒有興趣,就當是做好事不留名吧。

    一陣微風刮過。

    就在蘇子魚離開后不久,一個穿著華服的光頭老者出現在了石卷山上,他自顧自地一路漫步,很快就來到了倒塌的房屋旁。

    “呲!”

    這個光頭老者在看了一眼四周的妖怪尸體后,表情瞬間便凝重了起來,喃喃道:“這么厲害的嗎?”

    所有的妖怪全部都是一擊斃命!

    哪怕是那個山童也沒有讓蘇子魚出第二劍,光頭老者看了一眼那平滑無比的斷頸,沉聲道:“即便是安培晴明來此,恐怕也做不到如此輕松吧?”

    說到這,這個光頭老者不由陷入了沉思中,仿佛是在思考著什么。

    “唉。”過了一會兒,他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走了過去將山童的腦袋拿了過來,跟尸體放在了一旁,接著隨手彈出一縷幽藍色的火焰,這火焰迅速地吞噬了那些妖物的尸體,轉眼間就燒成了一堆灰燼。

    妖怪害人,人殺妖怪。

    滑頭鬼雖然曾經是妖怪的首領,但是他只保護那些不害人的弱小妖怪,破了這個戒的妖怪被人殺了,他最多也就是路過時幫忙收一下尸。

    “貘!在嗎?”滑頭鬼走了兩步,低聲道。

    四周毫無反應。

    但是過了一會兒,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在滑頭鬼的腦海中響起道:“喊我做什么?又有什么有趣的噩夢嗎?”

    四周依舊是空無一物,不過卻好似多了一點什么東西。

    “這個人是什么來路?你知道嗎?”滑頭鬼小聲詢問道。

    “不知道。”那道懶洋洋的聲音再度在他的腦海中響起,好像有點不耐煩道:“我雖然是從中土過來的,可是那邊的修士我也不清楚。”

    “劍術這么好!”

    “也許是呂純陽的弟子吧。”

    呂純陽?

    聽到貘的話,滑頭鬼不由怔了一下,遲疑道:“真的?”

    要真是那位的弟子,也許就有希望了。

    “我哪知道!瞎猜的!”貘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傳音道:“要想知道就去問楓葉林的姑獲鳥,她在唐朝時期偷偷溜回去過,不過后來又被人給打回來了。”

    聽到對方的話,滑頭鬼不由縮了縮脖子。

    他雖然曾經是妖怪之首,但那也僅限于扶桑本土的妖怪,對于那些從中土跑來的過江龍,他平時都是不會去招惹的。

    楓葉林的姑獲鳥是出了名的壞脾氣。

    可惜又沒有多少人能打得過她,滑頭鬼可不太愿意去見這個大妖怪。

    “沒事我就吃飯去了。”貘的聲音傳來,嘀咕道:“最近都沒有什么好吃的,那群人做的噩夢也太無趣了。”

    滑頭鬼聞言趕緊道:“等一下!”

    “干嘛?”貘的聲音有點不耐煩道。

    滑頭鬼在原地渡步了一會兒,接著沉聲道:“那個人費盡心思想要把清姬放出來。我們能不能借他的手清理掉這個隱患?”

    清姬?

    聽到滑頭鬼的話,貘的聲音居然有那么一絲害怕,低聲道:“你瘋了!那個瘋女人不是還沒跑出來嗎?”

    “我們沒事招惹她干嘛?”

    “清姬就算是被放出來了,第一個吃苦頭的也是他們。”

    “她發起瘋來可是六親不認的!”

    滑頭鬼的表情頗為凝重,緩緩道:“我擔心的不是清姬,而是富士山里封印的那個怪物。”

    “清姬是怎么變成妖怪的,你還不知道嗎?”

    “你當我不知道你曾經試圖吃掉清姬的噩夢,結果被重傷差點燒成了焦炭嗎?”

    貘聞言不由沉默了一會兒。

    接著,它好似有點尷尬般道:“我這還不是一開始同情她,我們中土的妖怪跟你們不一樣,那也是有人情味的。”

    “呸!你那是同情嗎?你那只是饞嘴!”滑頭鬼冷哼了一聲道:“別忘了是誰救了你,幫你收拾的爛攤子。”

    貘猶豫了一下,輕聲道:“你想做什么?”

    “我可告訴你!”

    “那女人真的是個瘋子!我是不會再去她夢里面了!”

    滑頭鬼沉思了片刻后道:“先等等看吧。”

    “他要是打算去富士山,極有可能會碰到清姬,要是有機會我們就試一試。”

    貘的聲音響起道:“行吧。”

    “不過清姬的七情之火真的很厲害!”

    “愛極生恨。”

    “癡念成魔。”

    “她要是發起瘋來,我們兩個未必能攔得住!”

    滑頭鬼聞言沉默不語,片刻后道:“終歸還是要試一試,趁著那只九尾狐還在京都,我們先把清姬這邊的麻煩解決掉。”

    “清姬真的是因為它變成妖怪的?”貘小心翼翼道。

    滑頭鬼聞言反問道:“那你覺得一個凡人女子真的會因愛生恨,因癡成魔,一轉頭就變成了一個大妖怪嗎?”

    “而且還是人首蛇身的大妖怪!”

    “它要是跑出來了,誰都沒有好日子過了。”

    貘應該是有些信了,但還是嘴硬道:“誰說沒有。京都的青行燈不就是嗎?”

    “她那么喜愛怪談故事。”

    “最后百物語完成了,自己就變成大妖怪了。”

    滑頭鬼哼了一聲道:“青行燈不一樣,她是……”

    “算了。”

    “不跟你說這么多。青行燈也暗中盯著這個人呢,她把百物語都給了他。”

    貘也哼了一聲道:“不說算了。”

    “我去吃飯了!”

    ………………
彩票如何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