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極品花都醫仙 > 第646章 賭約
 秋雨蘭跟聞詩沁寒暄完后,又跟童一凡打了聲招呼,這才重新看向陳飛宇,好奇地問道:“這位帥哥看著有些面生,好像不是咱們南元市本地人吧?”

“陳飛宇,長臨省人。”

陳飛宇簡單作了自我介紹。

“原來是陳先生,聽說長臨省人杰地靈,難怪陳先生清秀俊雅,和詩沁站在一起,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秋雨蘭雙眸頓時亮了下,掩嘴輕笑,接著,似乎是“突然”反應過來自己說出錯了話,連忙道:“哎呀呀,瞧瞧我這記性,差點就忘了童少和詩沁有婚約,一時間說錯了話,還請詩沁和童少不要見怪。”

陳飛宇暗中皺眉,秋雨蘭怎么看都像是在挑撥自己跟童一凡的矛盾,可是自己貌似沒得罪過秋雨蘭吧?

童一凡卻是臉色微變,隨即勉強笑了笑,道:“沒事,雨蘭姐一時口誤而已,我不會當真。”

話雖這么說,但他心頭不可避免升起滾滾怒火,偏偏秋雨蘭還是彭文看上的女人,他不好得罪,只好把滿腔怒火,全部遷怒給了陳飛宇,恨不得現在就把陳飛宇給大卸八塊。

“當然沒事。”

聞詩沁大手一揮,灑脫道:“反正我和童一凡的婚約是我爸他們同意的,我可沒同意,最后我可不一定會嫁給他。”

童一凡臉色又是一變,雙手緊緊握拳,甚至指節都有些發白,心里越發仇視陳飛宇。

秋雨蘭和彭文兩人尷尬地笑了笑,顯然他們也知道聞詩沁對童一凡沒什么好感,而且這種事情,他們也不好多說什么。

彭文打了個哈哈,緩解下現場的尷尬氣氛,轉移話題道:“雨蘭來的正好,我正跟詩沁比保齡球呢,你來當裁判。”

“既然文少誠意相邀,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秋雨蘭立即附和著笑起來。

“那我們繼續開始吧,今天說什么也要讓詩沁請吃飯。”

彭文爽朗大笑一聲,當先向投球區走去。

聞詩沁“切”了一聲,不服氣地道:“我看最后輸的人,一定是你才對,你說對吧飛宇?”

陳飛宇笑了笑,如果彭文不打算故意相讓的話,聞詩沁贏的概率微乎其微。

聞詩沁蹦蹦跳跳地回到了投球區,繼續和彭文比了起來。

陳飛宇剛重新坐下去,突然,童一凡向陳飛宇露出挑釁的目光,伸出大拇指向旁邊的保齡球球道指了下,道:“要不要跟我比一下?”

他心里對陳飛宇充滿了怒火,正好借著打保齡球的機會,徹徹底底贏陳飛宇一次,讓聞詩沁知道,陳飛宇遠遠比不上他!“哦?”

陳飛宇挑眉,問道:“如果我說我沒興趣呢?”

童一凡輕蔑而笑,毫不掩飾自己的鄙夷之意,道:“那你就是一個可笑的膽小鬼,根本沒資格得到詩沁的青睞,等聞老爺子徹底痊愈后,那你必須得永遠離開南元市,永遠不得再在詩沁面前出現。”

“看來詩沁說的沒錯,你真的是個小心眼。”

陳飛宇搖頭而笑,他跟聞詩沁見面還不到一天,怎么可能就彼此喜歡上?

不得不說,童一凡的控制欲太強了,這樣的人很容易鉆牛角尖,看來,如果不徹底打服他,他是會一直糾纏自己,就算自己不怕,多多少少也有些鬧心。

想到這里,陳飛宇便道:“罷了,我就跟你比上一比。”

“好,這可是你說的。”

童一凡大喜過望,立即站起身走到聞詩沁和彭文跟前,道:“你們先停下,我要跟陳飛宇比一場保齡球,這是男人之間的對決,你們來做個見證。”

此言一出,彭文等人驚訝不已,聞詩沁更是快步走到陳飛宇身旁,訝道:“飛宇,你要跟童一凡比試保齡球?”

“沒錯。”

陳飛宇看出聞詩沁貌似有些擔心,笑道:“有什么問題嗎?”

“當然有問題,而且問題大了。”

聞詩沁擔憂地道:“你不知道,童一凡他經常打保齡球,球技不比文哥差多少,而且他還是‘通幽后期’的武道強者,只要他愿意,就能隨意用內勁控制保齡球的速度和方向。”

“那又如何?”

陳飛宇玩味而笑,童一凡不過區區“通幽后期”的修為罷了,在他“半步傳奇”的絕代強者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哎呀,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聞詩沁急道:“童一凡已經處于不敗之地,你答應跟他比保齡球,不就是自取其辱嗎?”

在她眼中,陳飛宇只是一個沒練過武道的普通人,自然不是“通幽后期”境界的童一凡的對手。

童一凡把聞詩沁的話聽的一清二楚,得意地道:“陳飛宇,詩沁說的沒錯,這場比賽還沒開始,我就已經處于不敗之地,你注定要敗在我的手上,而且我保證,會讓你輸的體無完膚!不過嘛,你要是怕輸得太難看,現在可以直接認輸投降,大不了丟點面子而已。”

說罷,童一凡得意得哈哈大笑起來。

彭文也是搖頭而笑,對于武道中人來說,不管是什么體育項目,都足以碾壓普通人,不說別的,就憑著童一凡“通幽后期”的境界,就足以內勁外放,從而改變保齡球的速度和移動軌跡,進而達到每一球都能全中的效果。

所以,陳飛宇跟童一凡比試保齡球,根本是自尋死路,毫無勝算!秋雨蘭站在彭文的身后,并沒有像彭文那樣神色輕蔑,反而流露出極大的興趣,期待著陳飛宇和童一凡的比試,正巧也能通過比賽結果,來驗證她心中的猜想。

此時,聽完聞詩沁的話后,陳飛宇自信地道:“是誰自取其辱還不一定呢,放心,我陳飛宇很少做沒把握的事情。”

說罷,陳飛宇站起來,向童一凡走了過去,道:“說吧,怎么比,劃出道道來。”

“爽快,看來你還算個男人。”

童一凡雖在稱贊,可眼神中也有毫不掩飾的輕蔑:“我們三局兩勝,每局十輪,先贏下兩局者為勝。

另外,既然是比賽,就得有賭注,如果你贏了,那你在南元市這段時間,我不會主動向你挑釁,可如果你輸了,等聞老爺子痊愈后,你就要立即離開南元市!”

聞詩沁臉色微變,立即著急道:“飛宇,你不用答應他,有我和我們聞家在,就算你不比賽,童一凡也絕對不敢向你動手。”

童一凡擔心陳飛宇真的拒絕,立即挑釁道:“怎么樣,陳飛宇,你敢答應嗎?”

陳飛宇搖搖頭。

童一凡臉色一沉:“這么說,你真的要拒絕了?”

彭文忍不住笑了出來,把玩著手中的保齡球,眼中難掩輕蔑之意,看來陳飛宇除了醫術好一點外,其他的地方一無是處,聽到童一凡的賭注后,陳飛宇竟然還退縮了,從這一點看,陳飛宇一點男人的魄力都沒有,真是個膽小鬼。

“陳飛宇這樣的人,根本就不配讓詩沁另眼相看,看來,我得私下找個機會勸說下詩沁,讓她以后遠離陳飛宇。”

彭文暗中打定了主意。

秋雨蘭輕蹙眉頭,眼眸中閃過一抹費解之色,失望地想到,難道,自己認錯人了?

只有聞詩沁松了口氣,陳飛宇拒絕童一凡的賭約,正合她的心意,反正陳飛宇醫術之高,已經徹底讓她心服了,而且大丈夫能屈能伸,陳飛宇面對童一凡的挑釁本來就處于弱勢的地位,拒絕了才屬于明智的選擇。

聞詩沁嘴角剛翹起一抹笑意,就在這時,只聽陳飛宇道:“不,你的賭注我都答應。”

什么!聞詩沁失聲驚呼。

彭文和秋雨蘭也驚訝不已,緊接著,秋雨蘭再度變得饒有興趣起來,看來,自己果然沒有認錯人。

童一凡皺眉道:“既然你答應了,那你搖頭干嘛?”

“三局兩勝太浪費時間了。”

陳飛宇道:“一局定勝負吧,一局十輪,誰得到的分數多,誰就是贏家。”

童一凡松了口氣,接著冷笑道:“三局兩勝也好,一局定勝負也罷,反正最后的勝利者,肯定是屬于我的,我答應你了。”

“善。”

陳飛宇輕笑道:“你是南元市本地人,客隨主便,就由你先開始吧。”

“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厲害。”

童一凡哈哈大笑,走到球架旁拿起保齡球,已經開始做起了投球前的準備。

聞詩沁心中擔憂不已,事已至此,就算她現在想開口替陳飛宇拒絕也已經晚了,只能在心里祈禱陳飛宇不會輸的太難看。

“開始吧。”

彭文給了童一凡鼓勵的眼神,雖然他是評判,不應該有所偏袒,可童一凡畢竟是他好友,不管從哪個角度看,他都希望贏的人是童一凡,當然,按照童一凡“通幽后期”的實力來說,贏的人也理應是童一凡。

童一凡向彭文回以放心的眼神,接著深吸一口氣,拎著保齡球走到投球區,將保齡球穩穩地投了出去。

霎時,只見保齡球以平穩的速度沿著球道滾動,只聽“啪”的一陣脆響,輕而易舉地擊倒10瓶。

堪稱完美!彭文立即笑了出來,單憑這一球的水準來說,陳飛宇輸定了!“陳飛宇,輪到你了。”

童一凡轉過身來,得意非凡。

聞詩沁擔憂不已,高聲道:“飛宇加油。”

陳飛宇回以一笑,走到了球架旁,看來,是時候給童一凡一點教訓了。

 
彩票如何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