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說 > 天價嬌妻霸道寵 > 第360章 藍色妖姬惹的禍
話說那個項目競標,蕭景瑞幾乎是廢寢忘食地籌備了大半年的時間,是利用各種人脈關系才堪堪爭取到競標的資格。而那些競標數據,更是所有項目組的工作人員熬了好幾個通宵才推算出來的,怎么會突然被泄露出去呢?

    助理面露難色,蕭景瑞也大概是想到了什么,迅速走出了會議室。

    幾乎剛踏出會議室的房門,蕭景瑞就迫不及待地轉過身來。

    一時沒留意,助理險些撞到了蕭景瑞的后背上,好在蕭景瑞也無心追究那么多。

    “蕭……蕭總,對不起!”

    “查到什么線索嗎?”

    此刻蕭景瑞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卻是下意識地瞥了眼四周。然后邁步離開。

    此事非同凡響,所以還是謹慎一些的好。

    助理刻意壓低嗓音,解釋道:“那個,我已經讓技術部門查過了,泄露出去的數據是從您的手提電腦發出去的,IP地址也是。可是秘書說那個手提電腦壓根就沒離開過你的辦公室。”

    “那是怎么回事?監控看了嗎?”

    “看了,但是明顯有黑客入侵過……”助理回答的戰戰兢兢,像是生怕蕭景瑞會遷怒于他似得。

    “通知技術部,查不到那個黑客,就讓他們全體卷鋪蓋滾蛋!老子不養閑人。另外盡可能的把競標數據重新推演一遍,速度要快!”

    “是!”大概是助理實在無法承受蕭景瑞的冷氣壓,所以率先逃了。

    按理說他運營的這個新公司一直很低調,怎么會突然出現機密泄露的事情,難道一切都是競爭對手公司找商業間諜做的?

    蕭景瑞想不出個所以然,索性什么都不管了,直接把心思放在了秦菲那里。

    他必須要趁著東方玉卿離開的這個時間段,一舉拿下秦菲,否則之前的忍辱負重都將功虧一簣。

    如此想著,蕭景瑞也是那么做的。

    只是當蕭景瑞捧著一束藍色妖姬出現在公寓門前的時候,恰巧趕上秦菲送秦海出門。

    “你怎么來了?”

    “你怎么會在這?”

    兩個男人幾乎是同時開口,只可惜關注的重點不同。

    這不期而遇的見面,多少顯得有些尷尬,畢竟自從上次在機場不歡而散后,這還是他們兄弟倆第一次碰面。

    下一刻便看到秦菲快速地將房門關上了,仿佛像是在躲避瘟疫似得。

    蕭景瑞的眉頭皺的愈發深了,這個小妮子還真是鐵石心腸。竟敢當著秦海的面,讓他如此難堪?

    原本想離開的秦海,突然改變了主意。

    按照他對蕭景瑞的了解,知道蕭景瑞既然不請自來,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無論如何,他秦海也不可能對蕭景瑞的死纏爛打無動于衷。

    “秦菲娘倆說想吃冰激凌,所以我去幫他們買。”

    蕭景瑞顯然不信,“你什么時候淪落成女人的保姆了?我表哥剛離開,你就堂而皇之地住進來,你們兄弟倆還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啊?”

    聽到蕭景瑞這陰陽怪氣的嘲諷后,秦海被氣的不輕。

    短暫的對視后,秦海反唇相譏道:“藍色妖姬?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它的花語叫什么……相守是一種承諾?”

    “你想要你表嫂的什么承諾?”秦海繼續補刀,顯然還對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懷。

    “你閉嘴!你沒有資格對我指手畫腳……秦菲原本就是我的女人,她今天取得了階段性勝利,我給她送束鮮花怎么了?”

    秦海冷笑一聲:“花倒是漂亮,可惜人家秦菲不稀罕!”

    “稀不稀罕,也跟你沒有半毛錢關系,你別拿著雞毛當令箭!”

    饒是蕭景瑞不愿承認,也改變不了秦海是秦菲的經紀人這個事實,顯然要比他蕭景瑞更占有優勢。

    大概秦海身份的轉換,闡述的就是所謂近水樓臺先得月吧?

    “抱歉,可能要讓你失望了。我現在是秦菲的合法經紀人,就算跟她二十四小時待在一起,也沒什么好奇怪的。”

    “你……”蕭景瑞被氣的渾身顫抖,沒想到昔日的好兄弟竟然如此針對他。

    眼看著兩人吵得熱火朝天,秦菲突然打開房門,吼了一嗓子:“夠了!你倆既然那么多廢話要講,還請移步去別的地方,免得殃及無辜。”

    “菲菲,我是來恭喜你奪得了年度總冠軍。”蕭景瑞說著,就想闖進屋,可惜被秦海擋住了去路。

    蕭景瑞頓時黑了臉,渾身都散發著勢不可擋的戾氣:“讓開!”

    “我家秦菲不想讓你進,否則就不會攆你走了。”

    “秦海,你別逼我!”蕭景瑞攥緊了拳頭,儼然一頭被激怒了的雄性獅子。

    “怎么?大白天就醉得不輕,難怪不招人待見。”秦海字字誅心,完全不在意蕭景瑞警告的眼神。

    “啪!”

    只見蕭景瑞單手托著一大束藍色妖姬,狠狠揍了秦海一拳。

    秦海沒有任何躲閃,反倒笑的有些妖魅,“記住,這是最后一次。從今以后,我們各走各的陽光道。若是再有下一次,我不介意讓公司的律師團隊出面。”

    “為什么?東方玉卿給你們兄弟倆承諾什么了?”

    秦海漫不經心地回敬了一句:“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還望你好自為之!”

    就在秦海試圖勸說蕭景瑞放棄糾纏秦菲的時候,房門再次被拉開。

    不等秦海扭頭去看,就被秦菲拽進了房間,然后快速關上了房門。

    等秦海反應過來發生什么的時候,自己已經被拽進了房間,而秦菲的臉色顯然不悅,更是恨鐵不成鋼地瞪著他。

    聽到暴躁的敲門聲后,秦海才恍然意識到,如今他跟蕭景瑞相隔的遠遠不止一個門板的距離。

    “秦菲,你給我出來,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我究竟做錯了什么?”

    蕭景瑞看著裝潢一新的房門,眼底陰鷙漸起,這個女人就這么迫不及待地跟他劃清界限嗎?

    “我表哥又不在家,你怕什么?你都開明到收留野男人留宿,怎么就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呢?”

    秦海頓時氣的肺疼,他什么時候淪落成蕭景瑞口中的野男人了?
彩票如何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