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說 > 歸向 > 22.12 何人凌巔?誰為眾小
    十月六號,在劍閣要塞東側的演習倉上,大量轉過來的突擊戰士接受了訓練,在此集結,而熾白和多位突擊兵團的軍團長也來到了此地,進行對近衛士官的挑選。

    近衛士官其實是一種考核,未來所有的軍團長都必須先擔任現任軍團長的近衛士官,經歷實戰或者多次作戰演習,完成助理工作后,才能成為軍團長。

    ……

    “朝明飛,朝明陸龍,跟我測試。”熾白宣布結果,將其他人測試的申請全部屏退了。

    而隨后,其他幾位非上位職業者、軍團長走上前來開始名單匯報。只是,很顯然,他們得到的申報,并不像熾白那么多。

    此時呢,對熾白遞交申請的上位職業者一共二十七人。

    如果熾白愿意的話,諸侯爭霸時代一種理論上由純長城構成的龍衛兵戰隊都能在熾白掌中誕生。

    【東大陸諸侯爭霸時期,可沒有哪位戰將如同今天熾白這樣的威風凜凜】

    但是熾白每次只是審核兩位的申請。而且嚴格執行,一位上位職業者,一位非上位職業者的比例,至于其他申請配額,交給其他的軍團長。

    可是其他非上位職業的軍團長,還是讓這些加入的上位職業者心里很有排斥。

    他們幾個月前,是寧愿等一等,也要申請熾白麾下近衛的歷練資格,或退而求次,申請蘇木的近衛軍官。

    仿佛就是,地球上985大學和民辦三本的差距一樣。

    但是今天,這些上位軍官們已經開始急迫了,漸漸有人開始試著投那些非上位職業者的軍官考核。

    原因很簡單,這幾個月熾白追亡逐北,眼見這戰爭進展速度驚人,這天下就要在近兩年內見分曉。

    按照熾白定下的軍團長升遷情況,實戰是升遷最快的,若是戰事打完了,靠著軍事演習的勝利來升遷,那可能要熬幾十場戰爭。

    這些上位職業者呢,可不想熬十年。

    ……

    理論上所有人均可以申請旅團長,在幾個月前軍隊中旅團長都是中位職業者了,依靠組織度打贏了一場場戰爭。但是實際上職業者如果放下舊軍官的心態,在職業上還是占據優勢的。

    朝明陸龍——將軍,是五十七歲。

    熾白先是勉勵了朝明飛這位刻苦的年輕人。然后將目光轉向這位將軍,說道:“多余的我就不用說了,一線,必須一線。并且,實戰中不得有大型失誤。”

    朝明陸龍:“圣長城長官,屬下明白這件事。”

    熾白:“嗯,那么好,給你們說一下子現在的作戰目標,你們很走運,北邊的白家那邊也組建了機動機械兵團。這次的作戰目標就是他們。嗯,哼?”

    朝明陸龍聽到熾白說起白家,眼神中閃過一絲別樣的神色。

    朝明家到現在,都有一種酸葡萄的想法,認為當今的天下是六百年前被白家奪走的。今日的反攻,讓這位將軍心里頗有些感慨。

    ……

    朝明陸龍在熾白的注視下,神態恢復正常。

    熾白打出了融家這三個月在漢水的軍事準備資料,圖像上播放著他們的訓練畫面,很顯然是效仿熾白幾年前的訓練教程又增添了一些修改弄的軍事沖擊戰術。

    熾白興致勃勃的點評道:“戰爭是與時俱進的,他們既然跌跌撞撞跟上,用我們開創的戰術套路戰斗,那就陪他們哦,前輩心還少否??”熾白略帶輕佻的語調卻讓人感到激勵。

    朝明陸龍仰起頭敬禮到:“長官,我尚處壯年。”

    隨后他頓了頓,補充道:“當然,無法與您的鼎盛鋒銳相匹。”

    熾白抬起頭看著遠方的天空:“呵呵,年輕啊,嘖嘖。”

    ……

     10月17日,熾白主力開始北上。18日在北方堵截了翠嶼港附近的白家兩個新軍,幾乎是同樣的猝不及防。

    又有兩個新軍的上位職業者在這場對沖突擊戰中,被熾白輕易的擊垮俘虜。

    千川最高議會中,白業總長大驚,緊急下令全國部隊去北方支援。

    白氏、趙氏所在的要塞群元老們聽聞熾白北上,甚至有了遷都的打算。

    ……

    確定北邊挨打,那么就代表著熾白真的不在南邊了。

    漢水地區融氏集團終于在壓力下松了一口氣。

    在襄荊要塞附近的某地下大廳主機上,一排排小燈泡在閃爍著。這個主機箱中正在運行一個虛擬會場。

    融政召開了會議,開始討論當下的時局。

    首先則是由軍事部門發言,多位軍官站在虛擬沙盤上,模擬了軍棋推演。這批(舊移動基地時代的高級軍官)認為,當下的戰略事態,熾白給了融氏一個難得的喘息期。而這個喘息期,利用好了,將能操作成轉折點。

    這幫軍官們這時幸災樂禍看著北方討論“如何下大旗反殺。”但是卻沒人主動請纓。

    熾白這個瘟,嗯這個,強敵,終于走了,讓眾人臉上有了些活氣。是的,現在該他們來給北方人打氣加油了。

    ……

    在湛藍的虛擬會場上,融政卻一直皺著眉頭。因為他覺得熾白此時北上對融氏來說并沒有那么簡單,

    融政不由在心里猜測到:“放過眼前的融氏,難道是,試圖離間融氏和千川?”

    種種疑慮被壓下來,眼下會議上的樂觀氣氛不能破壞,這幾個月中,融氏已經丟失了太多太多的信心了。

    他對自己的助理(融亢心)點了點頭,融亢心領會意思,開始走向講臺

    在虛擬會場中,融亢心取得發言資格后,他的影像在大廳中放大。

    融亢心用‘勝利腔’朗誦:“從戡亂之戰開始到今天,融新難得開始犯下戰略失誤,從一開始的重傷其一的打法,轉而變成了對千川各個勢力雨露均沾的打法。各方最終會在這場兵力消耗戰中贏得勝利。”

    融氏的議員們紛紛點頭,確定了當務之急,是快速補充新軍力量,在熾白主力再次南下之前,具備一戰之力。

    ……

    就這樣,在融氏議會的操作下。

    那些有作戰經驗的士兵——也就是當過俘虜被放回來的士兵們,又被迅速拉回到了新的番號部隊中。

    或許融氏的上層認為戰爭只是資金和人員到位即可。然后就是敦刻爾克大撤退后的走向。但是實際上,隨著俘虜的士兵重新回到了新組建的軍中。一種思想漸漸的開始蔓延開來。

    現在融氏高層討論會中,就連一直清醒對熾白高度重視的融政,都沒有意料到這一點。
彩票如何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