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魂帝武神 > 第2798章 看上這丑陋的異妖?
    “好看。”寶座上,那妙齡女子自看到蕭逸后,便仿佛忽然定格。

    一雙清亮干凈的眼眸,直直盯著蕭逸的面具。

    略顯些稚嫩、俏皮的臉龐上,再無之前的不耐煩,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漸漸浮現的笑容。

    整個空間、時間,仿佛都隨著女子的定格而靜止。

    直至蕭逸身旁白星忽然咧嘴一笑,舉起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笑道,“是在說我嗎?”

    “小殿下果然好眼光。”白星放下手,叉起腰,滿臉得意。

    宮殿內,除卻密集的天驕才俊外,左右兩側是一支森然的內城鐵衛。

    一眾鐵衛中,為首的,反倒是個女子。

    女子,并不年輕,卻也未到老嫗模樣,模樣看起來約莫四十左右。

    中年女子踏出一步,對著妙齡女子行了一禮,“小殿下,是對那巨象一族麾下的白家妖將白星滿意嗎?”

    白星滿臉笑容。

    白星雖算不上那種玉樹臨風,俊逸非凡,但也絕對是個翩翩美少年。

    最重要的是,白星是在場所有天驕中唯一一個還面帶稚嫩,年齡與小殿下相仿之人。

    “呼。”周遭天驕,悉數看向白星,隨后無不重重呼出一口氣,面帶失望與無奈。

    此時,那妙齡女子不語。

    “小殿下?”中年女子微微皺眉,但見著妙齡女子直勾勾地看著白星,目不轉睛,又微微一笑,“若小殿下喜歡,之后有的是時間互相獨處,慢慢看個夠。”

    “來人,帶白星妖將入內堂。”

    數個內城鐵衛走出,恭敬地對著白星做了個請的手勢。

    “嗯。”白星一臉春風得意,但剛要挪出腳步,又猛地一頓。

    “誒,不對,我有云花姐姐了,我是來湊熱鬧的…”白星心頭猛地想起來什么,“糟糕。”

    “白星妖將,愣著做什么?”中年女子催促一聲。

    “誒誒誒,我我我…”白星支支吾吾,連忙看向一旁孟冰河,“那個,天都的前輩,我我家黑猛少主長得更加好看呢。”

    “要不讓我家黑猛少主代替我?”

    “混賬。”中年女子臉色一怒,“小殿下的意思,也容得你來更改?”

    “帶走。”

    中年女子大手一揮。

    數個鐵衛,便要架起白星。

    “不是他。”恰在此時,妙齡女子道了一聲。

    “不是白星妖將嗎?”中年女子皺了皺眉,細細循著妙齡女子的目光看去。

    妙齡女子的目光,看似看向白星,實則,是看向…

    中年女子猛地一驚,“小殿下看上的是,森羅妖王?”

    “森羅妖王?”周遭,霎時嘩然。

    “那只異妖?”

    “他不是戴著面具,看不清面容嗎?”

    “不是,異妖天生丑陋,面容猙獰,小殿下怎會看上他?”

    無數道目光,齊齊看向蕭逸。

    中年女子連忙急道,“小殿下,您可是在開玩笑?”

    “森羅妖王他…他那模樣…”

    “撲哧。”不知是誰,竟是忍不住笑了一聲,“要是森羅妖王摘下面具,怕是要把小殿下嚇個半死。”

    “異妖丑陋無比…”

    話音,忽然止住,說話之人再未敢把話語說下去。

    只因,空氣中霎時冰冷。

    所有人都注意到,那戴著面具的森羅妖王已然眼眸冷若寒霜。

    所有人也霎時反應過來,這位可是君座之下的森羅妖王,權柄滔天,豈是他們尋常天驕可以隨意非議的?

    蕭逸緩緩抬了抬頭,冷漠道,“我向來不喜歡被人像看猴一般看著。”

    “走了,告辭。”

    恰在此時,寶座之下,那妙齡女子竟是直接有了動作,從寶座上走下,緩緩走出。

    蕭逸拱了拱手,剛要轉身。

    那妙齡女子見著蕭逸動作,竟是加快了腳步,小跑而前,邊跑邊急切道,“不許走。”

    蕭逸皺了皺眉。

    啪…

    一聲輕響。

    妙齡女子竟是在這大庭廣眾下,觸不及防地一把抱住蕭逸。

    “真的是森羅妖王?”周遭,再度嘩然。

    “小殿下這眼光,也…”

    話語,同樣未能說完。

    嘭…一聲巨響。

    一股滔天力量,猛地在宮殿之內肆虐。

    “都給我滾出去。”蕭逸冷喝一聲。

    宮殿內,在場眾人甚至還未反應過來,已被重重轟出。

    哪怕是那中年女子,一眾內城鐵衛,亦無半分反抗之力。

    三大法則力量下,除卻妖尊層次,無人能力扛。

    嘭…嘭…嘭…嘭…

    宮殿內,霎時一空,只余蕭逸與那妙齡女子二人。

    宮殿外。

    那中年女子大驚失色,隨后霎時反應過來,“森羅妖王想做什么?”

    “混賬,天都之內,還容不得他放肆。”

    “拘禁小殿下,試圖染指?速去稟報妖君,外遣所有內城鐵衛立刻趕來,務必擒下這膽大包天的異妖。”

    ……

    宮殿內。

    蕭逸眼眸仍舊冰冷,但實則,嘴角微微露出了些許難以察覺的笑容。

    妙齡女子,仍舊在牢牢抱著他,清澈的目光,細細凝視著他。

    無論是他剛才的冷喝,或是忽然暴走發怒,都未讓這女子露出半分別的目光變化,一如以往,平靜,清澈,只直直地看著。

    “念念?”蕭逸心頭道了一聲,已然徹底認了出來。

    當初在雷光險地那邊,救下的那毫無修為的女子,竟是妖君之女,天都的小殿下。

    “先放開。”蕭逸冷冽地道了一聲。

    事實上,他并不愿露出這種冰涼的語氣,但他更加清楚,這里是天都,他哪怕露出些許端倪,都可以招致難以預料之后果。

    這妙齡女子,也就是念念,微微放開了些許,卻又仍舊雙手緊縛,生怕蕭逸又走了去。

    念念看了眼周遭,偌大宮殿,除卻那寶座外,竟無別的席位。

    念念不語,卻只微微一笑,拉過蕭逸的手臂,徑直而走。

    越過那寶座之后,后方,便是內堂。

    這座宮殿,既以‘六衡’命名,自是意義非凡,范圍極大,且奢華至極。

    念念一直拉著蕭逸走,直至內堂深處,閨房之內。

    念念自顧坐于床沿,看了眼蕭逸,示意蕭逸也坐下。

    蕭逸心頭輕笑,但眼眸仍舊冷漠,點了點頭,只在床沿前一桌案邊的椅子上坐下。

    一直以來,念念不言不語,只微笑。

    蕭逸同樣不言不語,只眼眸冷漠。

    ......

    第一更。

    今晚的更新,很晚很晚,大伙不必等。

    或許要到早上前方能更出了。
彩票如何平刷